原标题:1975年湖北云梦出土了两封秦代家书,2000年后读来仍让人热泪盈眶

1975年12月,考古学家们在湖北云梦县发掘了一座战国晚期的秦墓,墓地主人没什么特殊的,特殊的是出土了两件木犊,被证实是世界上最早的家书,震惊了整个考古界!

图片 1

这两封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家书,是士兵写给家人的。

据数据统计,人类历史上没有战争的日子只有26天。军人使命在身,离家在外,戍守边疆,南征北战,注定和亲人天长日久的离别。可是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啊!在烽火连天里,总是念念不忘亲人,怕他们担心。杜甫有诗: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在通讯条件极为滞后的古代,能收到或寄出一封家书,是何等不易一件事!

是士兵写给家人的。这两封书信,是叫“黑夫”的士兵和兄弟“惊”一起写给长兄“衷”的。

是士兵写给家人的。一封书信用墨书秦隶写道:“惊敢大心问衷,母得毋恙也?家室外内同……以衷,母力毋恙也?与从军,与黑夫居,皆毋恙也。……钱衣,愿母幸遣钱五、六百……急急急。惊多问新负,妴皆得毋恙也?新负勉力视瞻二老……”

是士兵写给家人的。是士兵写给家人的。另一封同样用墨书秦隶书写:“二月辛巳,黑夫、惊敢再拜问中,母毋恙也?黑夫、惊毋恙也。前日黑夫与惊别,今复会矣。黑夫寄益就书曰:遗黑夫钱,母操夏衣来。今书即到,母视安陆丝布贱,可以为禅裙襦者,母必为之,令与钱偕来。其丝布贵,徒操钱来,黑夫自以布此。黑夫等直佐淮阳,攻反城久,伤未可知也,愿母遗黑夫用勿少。书到皆为报,报必言相家爵来未来,告黑夫其未来状。闻王得苟得。”

图片 2

是士兵写给家人的。是士兵写给家人的。这两封家书翻译成白话文,无非就是说,“哥啊,母亲最近身体怎么样?咱家里里外外生活状况还好吗?我参军之后,一直跟好兄弟黑夫在一起,一切都很好,不要挂念!我现在很缺钱和衣服,家里能给我筹借点寄来吗?……“

跨越千年时光,那一句句朴实的话语,读来仍让人热泪盈眶。

儿行千里母担忧,孩子在外打仗生死难卜,作为父母的每日牵肠挂肚,担心他吃不饱穿不暖,担心他挨病痛受委屈,更怕自己一手养大的娇儿哪天就成了无定河边骨!而作为离家在外的士兵,哪怕已经从军打仗是个堂堂男子汉了,可是面对家人时仍是个孩子。他每天可能都在刀尖上舔血,随时在生死边缘徘徊,战况难料,日子难捱,既思念家人,又不得不因缺钱财衣物而向家里人伸手,各种心酸滋味无以言喻。

这两封书信,辞藻并不华丽,甚至行文直白而啰唆。事无巨细,恨不得事事都要交代,生怕遗漏了什么。正是这婆婆妈妈翻来覆去的叮咛嘱咐中,我们才能穿越漫长时光,看到两千多年前那个大秦士兵粗狂豪迈中,那份柔软细腻的人性和亲情。时间会侵蚀一切,又会磨砺一切,总有一些东西是时光也带不走的,如血浓于水的手足情、母子情、亲友情!

图片 3

写完这封信后,惊与黑夫是否打了胜仗?是否有母子团聚夫妻重逢的那天?已经不得而知。而根据当时的战况分析,他们最大的可能是:战死沙场,黄土埋骨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相关文章